200°

一张纸、一张卡、一张图、一张脸,千年支付进化史

  一张纸,古人的智慧

  公元995年,十六户成都商人齐聚一屋,商讨如何应对买卖中不断增长的货币问题。彼时,四川铜钱短缺,满足不了货币流通中的需要量,于是在四川地区以铁钱代替了铜贯,然而铁钱的钱值只有铜钱的十分之一,每千铁钱的重量大约25斤。也就是说如果你生活在北宋时的四川,你想买一匹布需铁钱两万,大概500斤重,你需要找辆车拉过去,要知道,那时可没有货拉拉。

  劳动人民是智慧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十六户商人约定以纸为信,可凭借有特殊印记的纸代替铁钱换取货物,是谓“交子”。古书上记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成都商民私以交子为市,铸至道通宝。”其意义堪比一千年后在安徽十八农民签下的那纸合约。

  公元1023,北宋政府设置益州交子务,铸天圣元宝。官方第一次认可了纸币的存在,世界上第一个正式的纸币诞生在了中国,这时候,离英格兰央行发行英国最早的纸币还有671年。唐宋八大家曾巩说:"蜀人以铁钱重,私为文券,谓之交子,以便贸易。“交子的出现便利了商业往来,它是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轻巧便捷方便百姓进行商业活动,人们不需要再带着大包银锭和铜钱出行,一纸交子极大的繁荣了商业经济,让宋朝的瓷器、丝绸和茶叶经济飞速发展,于是才有了后人感叹的“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一张卡,幸运的吃货

  时光荏苒,在北宋灭亡800年后,铜钱银锭早已被纸币全面取代,人们甚至建立起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取代了金本位,然而对更加便捷的支付,解放生产力,促进商业发展的追求并没有停止。

  1951年,美国人出门吃饭忘记带钱包,突发奇想如果有一张卡可以在多家店消费使用就不用使用现金支付了,于是Diner Club卡应运而生,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张“信用卡”,当然那时候这个名词还很陌生,那更多是吃货们之间的通行证。

  到了1958年,巨头开始入场,美国运通发行了第一张信用卡,成为了第一家步入信用卡市场的金融机构,其后来发行的“百夫长黑金卡“至今仍是信用卡的代表。信用卡开启了一个新的支付时代,一张卡片取代了繁琐的现金,还开启了信用社会体系的建立,依托于信用卡建立的信用卡联盟VISA和MASTER都成为了能影响世界金融格局的重要成员。

  谁能想到一个贪吃的美国人忘带钱包却促使了信用卡的发明,又有谁能想到一张小小的塑料卡片能帮助美国建立成熟的信用体系,而信用卡更是取代了现金成为美国民众最主流的支付方式,全球信用卡总量的 40% 都来自美国。

  一张图,失落的日本人

  时间很快到了20世纪末的1994年,还在失落的平成时代中挣扎的日本人发明了一种能匹配多种信息的图形标签,那是日本Denso Wave公司的腾弘原发明用于给丰田汽车生产高精度汽车零配件时标记原料来源、产地等信息使用的,后来我们都管它叫做“二维码“。只是可惜的是日本人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这张神奇的图形标签,彼时扫描机器还停留在傻大黑粗的工业应用上,甚至连个人拍照设备都有极高的门槛,日本人从未想过把二维码当作标签以外的用途。

  不同于苹果在“牛顿“错失第一次平板电脑市场机会后又用iPad夺回了王座,二维码最为人所知的应用场景没能出现在日本,而是被中国人抓住了。凌空网创始人徐蔚早在2011年就开始申请“二维码扫一扫专利”,几年时间内徐蔚相继拥有了中国、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采用条形码影像进行通信的方法、装置和移动终端”专利权。而这时,恰好是4G和智能手机普及的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二维码得到了他最伟大的应用场景——移动支付。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发展较晚的中国一直没能建立完善的信用体系,即使是在今天,3d打印笔,信用卡在14亿人口中的使用率依然低的惊人。在马云建立阿里巴巴之初,如何让人们能放心消费成了最大的难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阿里打造了支付宝这个第三方支付工具,通过一个中立平台让买卖双方能放心交易。如今在我们看来稀疏平常的网上购物放在十五年前的中国也是一件需要极大信任才能完成的交易。那个第一个使用支付宝担保交易的人不久前刚被支付宝找到,并授予他“支付宝终身尊贵奖”,成为终身钻石会员。

  支付宝诞生于2003年,第一个十年走的异常艰辛,用了整整十年才在资金交易量方面赶超美国PayPal,那时候的支付宝并不知道,他的黄金时期就要来了。2010年,苹果发布了iPhone 4,真正的开启了中国智能手机时代,500万像素的高清摄像头极大的刺激了应用软件的崛起,而支付宝用二维码开发了扫一扫功能,扫码即付款,极大的降低了移动支付的门槛,三年后,微信钱包强势登场,一场被马云成为“偷袭珍珠港“事件——微信红包上线了,2014年春节期间,24小时内微信支付平台上流转了1600万美元的红包。抢红包的刺激与趣味性,加上在春节期间完美贴合了民俗与喜庆,一下子将大批用户圈到移动支付平台上,包括了支付宝曾经可望而不及的三四线城市用户和中老年用户,一时间,全民抢红包。